当初在乾清门留影的您未来在哪?数千张照片搜索主人,背后典故扎心了

很多人可能已经不记得了,在数码相机、拍照手机还没有流行的年代,拍照,是要去照相馆的。

而在北京生活的人,曾经有一种心照不宣的仪式感,就是在比如上大学、结婚、工作等等有纪念意义的时间节点,去天安门拍一张照片。

来北京游玩、办事的外地游客,也基本都要去看看天安门,留个影带回家做纪念。

高源,带着他的相机,在天安门广场已经为来来往往的人们拍了38年纪念照了。从最开始的国营照相馆到现在,坚持在广场上给游客拍照的摄影师,只剩他一个人了。

今年55岁的他已经临近退休,但他心里一直有件事放不下,甚至成了一块心病了,那就是有1000多张旧照片无人认领。

高师傅回忆,他从1979年开始就在天安门广场给游客照相,上世纪80年代开始,由于在北京洗印彩色照片成本较高,他所在的国营照相馆只能选择把胶卷送到长春洗印。一来一往,游客要拿到照片至少是在一个月以后了。因此,当时都是在拍照的同时请顾客留下地址,等照片洗出来后再寄到家里。但由于部分游客地址书写错误等原因,几年里竟有数百张照片被退回来。

80年代邮寄照片的信封

2000年后,照片洗印已经很方便了,一开始是等2小时可取,到现在8秒就可以打印一张照片。但再快的速度,也赶不上人多。升旗、降旗或者节假日的时候,来拍纪念照的游人成千上万,洗印时间自然会变长。一些游客常常会等不到照片出来就得走。

就这样,高源手里的照片越来越多。但那些他认为最有价值的、上个世纪的旧照片都在照相馆搬家的时候销毁了。当时“撕得手都疼”,这也成了他这些年一直念念不忘的心病,“就觉得是个事儿,觉得挺对不起人家的,没把照片送到人手里。”

后来,无人认领的照片高源都留下来了,到现在已经有几千张了,仅今年的就有几百张。

对高源来说,这些可能只是照片,而且只是他拍过的无数照片中的一部分,而对于照片中的人来说,这可能代表着一段独特的人生经历,一段重要的回忆,一个念想。

所以高源决定,要为这些照片找主人。去年9月,他开始在微博上发消息,别说,还真有找到的。

这张照片的主人公是河南一名姓李的农民。1985年,李先生带着自己的父亲来北京看病,在天安门前请高源为二人拍了照片,可惜迟迟没有收到。如今,李先生自己已经年过古稀,去年高源一行人为他送去照片时,老人正在住院。看到从前的照片,老人显得很高兴。

但这也是唯一一张找到主人的照片。

更多的有故事的照片还在等人认领:

比如,这张照片,是两位携手走过50年风雨的金婚老人,带着当年的结婚证在天安门前合影。

图片为翻拍

还有一张夫妻合照,也让高源很动容,这张照片拍摄于升旗典礼后,由于天气太早光线有些不足,所以导致画面有些模糊,但两人牵着手的笑容却异常生动。在他的印象里,中年夫妻拍照总是很拘谨,像这样敢于在镜头前“秀恩爱”的并不多。

图片为翻拍

再看这张照片,一位中年男子手里高举着一张人像,这是一张儿子带着已故父亲照片来天安门圆梦的照片。父亲去世前一直想来天安门看看,却始终没有机会,这一次做儿子的终于有了机会,就带了老人的照片一起合影。

图片为翻拍

还有很多……记者也翻拍了一些:

高源自己说:“现在照片不值钱了,很少有人会为一张照片找回来。”

之所以执着,是因为高源清楚地知道,天安门前的纪念照对许多人都意义颇大。

五六岁的时候,高源第一次去了天安门,到了就不肯走,“以为太阳是从天安门升起来的。”长大后虽然已经明白童年的想法幼稚又可笑,但对天安门却始终怀着一份特别的感情。也因此,高源格外重视给客人拍好天安门前的这张纪念照,“有的同志一辈子就来一趟,尤其像以前,能出一趟门真是不容易。

照片里的岁月流转

高源记得,1979年他刚上班的时候,拍一张照片0.75元,10天可取。用的是海鸥120型号的相机,一天只能拍二三十卷胶卷。如今那款最古老的相机仍被他保存在家里。

1981年,照相馆开始使用彩色照相机,画面好看了很多,照片价格也涨到了每张1.9元,只是等待时间从10天增加到了一个月。照片拍好后,“把几百卷胶卷搁到旅行袋里,给长春到北京来的列车员,列车员带过去,洗完照片再拿回来,这样持续了半年左右”。

进入21世纪后,拍照越来越普遍,照片打印也越来越方便。很多时候,高源只用手机就能完成纪念照的拍摄。

在天安门拍照的38年里,高源清楚地看到了来自全国各地游客的变化。刚参加工作时,高源和同行通过口音判断游客的家乡,“一听说话就能猜出来是哪个省、甚至是哪个县的,等他写的时候一看,八九不离十!”而现在,高源通过衣服的花色判断客人的年纪,“从前就是四种颜色,黑、白、灰、绿,后来慢慢是喇叭裤、牛仔裤,现在花花绿绿的衣服很多了,年纪越大越敢穿。”

在高源看来,比起其他类型的照片,纪念照显得更有意思。“通过一张照片,你能看出当时的历史、环境,人们穿的衣着、服饰”,也因此值得自己好好保存。

相关文章